1895(明治28)年12月31日深夜,臺北大屯山、觀音山、紗帽山頂分別燃起烈焰為信,1月1日凌晨,新竹胡阿錦、宜蘭林李成,與同謀陳秋菊、詹振等率領約600人齊攻臺北城;同日及7、8日,宜蘭城也遭林大北、林維新等人圍攻。
日軍於1895年6月無血進入臺北、宜蘭,其後也相當平靜,卻在1895年底爆發「土匪」蜂起,並在翌年元旦遭到圍攻,日人的震驚與意外,可想而知。而在林大北、林維新「歸順」供詞中,聯繫臺北、宜蘭地方勢力的關鍵人物之一便是首先發難的三貂堡林李成。
三貂地區夾處在臺北、宜蘭之間的地緣關係,或許正是林李成角色所在;實際上,日本時代臺北、宜蘭「土匪」也都是因熟悉地形、山徑而選擇據守山地抗官。如林火旺於礁溪,陳秋菊、鄭文流、徐祿在文山地區;而他們「歸順」之後,也同樣因此受命修築其活動範圍內的道路。

臺北宜蘭土匪分布圖

日本領臺之初,臺北、宜蘭間山區成為「土匪」盤據所在。而山徑或許就則是林李成躲避官方耳目並與臺北、宜蘭勢力互通聲息的憑藉。
「歸順」之後,林火旺自湖底嶺修築道路至坪林尾;陳秋菊、鄭文流、徐祿則修築楓仔林至坪林尾路段。本圖改繪自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,《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》,1942年。

綠林大哥林火旺
林火旺(-1901),礁溪林尾庄人,深具綠林氣質;主要在北勢溪上游及宜蘭北部山區活動。日人資料紀錄其曾於1896(明治29)年1月襲擊宜蘭城,並於1897、1898年間抗敵官兵,部屬人數及武裝實力雄厚。
因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、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實施土匪招降策,而與林小花、林朝俊率7百餘人「歸順」。1898(明治31)年7月28日於礁溪公園舉行歸順典禮,接受補助金並受命修築礁溪至坪林尾之道路。後又因部下與警察發生衝突,於是再度入宜蘭山區據守,遭人密告而在礁溪被捕,於1901(明治33)年處決。
林火旺一派於礁溪公園「歸順」。照片右側戴盔帽者為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,著洋服站立者為總督府通譯、白衣者為副通譯,副通譯旁坐者為宜蘭廳長西鄉菊次郎;畫面中間,面向後藤新平站立者即林火旺、林朝俊、林小花;四週站立者為「歸順匪徒」,白衣則是警察。(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,《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》,1942年)

白馬將軍陳秋菊
陳秋菊(1855-1922),清代深坑庄總理。1884(光緒10)年法軍進犯基隆,陳秋菊率領所募義勇抵抗而獲授四品軍功賞戴雙花藍翎。日人領臺以後,以深坑為範圍,抗拒日軍;因騎白馬指揮攻城,稱「白馬將軍」。
1895(明治28)年12月31日襲深坑警所。1896(明治29)年1月1日聯合簡大獅、詹振、陳小埤、胡阿錦等,會攻臺北城,不成而退入山中,先後往坪林、石碇;5月8日,再聯絡、指揮鄭文流、徐祿、詹振等進襲大稻埕。 1898(明治31)年8月10日,率屬下1,354人「歸順」。日人給予授產金、採腦專利,並命其開墾坪林尾、修築道路,不數年便成地方富豪。晚年熱心公益,獲佩紳章。
陳秋菊肖像(臺灣總督府編,《臺灣列紳傳》,1916年)
工人將樟木刨成片狀,以便煮製樟腦。(山本三生,《日本地理大系:臺灣篇》,1930年)

三貂堡秀才林李成
林李成,清代三貂堡遠望坑的讀書人、秀才。日人資料紀錄其於清代因好訟而遭參革學位,後往金瓜石挖掘金礦而與當地異姓大族相爭;日人治臺後,警察署採信異姓訴稱林李成擾亂地方,他遂於1895(明治28)年12月28日在三貂堡四分仔庄烏塗窟起事,並聯合臺北、宜蘭武裝勢力共同攻城。1899(明治32)年11月8日,於警察在頂雙溪的追捕過程中遭槍殺。
死守臺北城牆的應急隊。為抵禦新竹胡阿錦、宜蘭林李成等圍攻,總督府編組應急隊,軍伕、職工也編入隊伍並發給竹槍。(臺灣總督府警務局編,《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》,1942年)
1896年1月1日清晨,林李成等人大舉圍攻臺北城。《臺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》便提到當時東門、南門的「匪徒」一度逼近城牆二、三百公尺處;幾十枝旗號飄揚。人數不下六百。
臺北城南門(上)、東門(下)。(山本三生,《日本地理大系:臺灣篇》,1930年)

西皮派首領林大北
林大北,務農為生,宜蘭二結堡三結庄人,自稱為該庄西皮派首領。為接應林李成而於1896(明治29)年1月2日召集勇丁抗日,雖因遭遇日軍而潰散,但此後活躍於臺北、宜蘭交界山區,持續襲擾日軍。1896(明治29)年11月16日「投誠歸順」。
位於五結鄉之林大北墓(宜蘭縣政府史蹟文物工作小組攝影;本館典藏)

頭圍堡富族林維新
林維新,清代頭圍堡下埔庄秀才,家族頗富名望。與林李成相約起事,於1895(明治28)年12月30日在頭圍舉事,為宜蘭「統領」,並參與1896(明治29)年1月7、8日對宜蘭城的攻擊,後逃往廈門又潛回臺北山中。林大北「歸順」之後,亦於1896(明治29)年11月率部下「自首歸順」。後歷任宜蘭廳囑託、翻譯事務囑託、宜蘭公學校教師、叭哩沙庄長及區長;並先後獲佩紳章、欽定藍綬褒章。
林維新肖像(臺灣總督府編,《臺灣列紳傳》,1916年)